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作孽
    我走进风暴夜总会,来到大厅,硕大的舞池把我震撼当场,卧槽,无数个男女在舞台中央摇摆着身体,四周的座位坐满了人,我看的出来,大多数都是小年轻,有些甚至跟我差不多年纪,哼,有书不念来这种地方,真是没救了!

     我在一楼找了半天不见芸姨的身影,于是朝着二楼走了上去,二楼都是包间,我趴在每个房间门口仔细听里面的动静,芸姨的声音我还是比较熟悉的,可听了十多个房间,都没有芸姨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房间的大门打开,走出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

     “你是谁?”他看到我皱起了眉头。

     事到如今,我也不怕了,反正今天不把芸姨带回去是不会走的,于是开门见山道:“我是来找芸姨的。”

     “芸姨?这里的小姐?”

     “你妹!你才是小姐呢。”我大怒,芸姨这么好的女人咋会是这种地方的小姐呢。

     我走到这男人跟前,拿出那张小纸条,他看了一眼,顿时笑出了声,然后冷笑的说:“呵呵,原来你就是那个陈天华的儿子,好,跟我过来。”

     听到父亲的名字,我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果然,他带我来到了三楼的一个包间,我一走进去,印入眼帘的便是芸姨,她此时被好几个小混混围在中间,眼中满是泪水,我这个心疼啊,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

     “芸姨,芸姨,你没事吧。”

     芸姨看到我,也是吓了一大跳,嘴里一直哭喊,“天佑,你来做什么,快回去,听芸姨的话,快回去啊……”芸姨奋力想要冲过来,不过被这些人拽的死死的,根本无法移动半分。

     我怎么能回去呢,我心里清楚,这件事一定跟我那个混蛋老爹有关。

     “你老子欠了我们六十万,现在他坐牢了,我们只能找你们了,嘿嘿。”那个中年人叫做“大飞”只见他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张欠条,上面的字迹我一眼就瞧出是爸爸的笔记。

     不过上面只有二十万,怎么一下子变成六十万了啊,后来才知道,特奶奶的,是利滚利滚起来的,两年前是二十万,现在么,就是这个数了……

     大飞拍了拍我的脸颊,笑嘻嘻道:“我们找陈天华那老小子找了好久,最近才知道他坐牢了,算他运气好,不然老子一定把他大卸八块!”

     跟这些人讲道理还不如回家睡觉来的实在,他们说要还六十万,那么一分都不会少,我的心沉到了谷底,这些钱对于我来说完全是天文数字啊,咋还得起啊……

     “你是他儿子,这钱就你来还吧!”

     大飞挥手,抓着芸姨的人松开手,芸姨立马扑到我面前,哭的梨花带雨,埋怨道:“傻小子,你来这里做什么,你还小,快回去。”

     “我不!”我显得异常认真。

     是我那个混账老爹欠他们钱的,我是他儿子,根本不能置身事外,而芸姨是局外人,离开的应该是她才对。

     “请让她走,有什么事冲着我来!”我一把挡在芸姨面前。

     “那行,只要你还钱,我保证不为难你们。”大飞淡淡一笑。

     这下子我楞住了,我哪来六十万给他们啊,那些钱一定早就被陈天华挥霍一空了,那个天底下最大的混蛋,坐牢了也要害人,我心中对这个父亲更加的痛恨了。

     “哼,看来是没钱了。”大飞狰狞一笑,幽幽说了一句,“打断这小子一条腿!”

     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芸姨,露出邪恶的笑容,“带她去我的房间,就当是还利息,哈哈哈……”

     我彻底慌了,我只是个十九岁孩子,不怕是不可能的,我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嗡嗡直响,估计是吓傻了……

     “求求你放过天佑,他还小,不能变残废的,将来要考大学的,求求你放过他吧,那些钱我会凑给你们的……求求你们了,呜呜呜……”芸姨将我抱住,流着泪,她到现在还想保护我……

     大飞是个大混混,我们这种求饶,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完全视而不见,只是戏虐着说,“陈天华的钱,已经欠了老子两年!到现在才找你们,已经很上道了,你们该知足了!”

     傻子都知道,他明明是故意拖两年才来要债的,为的就是让二十万变成六十万!

     不过一旁的芸姨却在那低头思考着什么,不一会,只见她咬着嘴唇,低泣的说,“你,你想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我只求你放过这孩子……”

     “哈哈哈,这才听话,只要你今夜陪我,把我服侍舒服了,那我可以给你们时间凑这笔钱。”

     听到这话,芸姨绝望了,她擦干眼泪,捧着我的脸,挤出笑容安慰着我,“天佑,听芸姨的话,回去吧……”

     我害怕这些人,可听到芸姨的话,出于男人的本能,我愤怒了,我发誓只要我活着决不能让他们糟蹋芸姨!

     我一把甩开芸姨的环抱,大吼着冲过去,想要和这个男人同归于尽,大飞身后的手下看到这情况,二话不说直接将我揍了个半死。

     “芸姨不要去啊,这样就真的完了。”我抱着头在地上一直劝芸姨,我被几个人摁在地上,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芸姨被大飞带了出去。

     “小子,你还不滚?等大飞哥舒服完了,自然放那个女人离开。”其中一个人讥笑道。

     不甘的泪水在我眼中流淌,我被好几个人架着扔出了风暴夜总会。

     我浑身酸痛,躺在地上不想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陈天华你到底要作多少孽才肯罢休?以前是妈妈,现在是芸姨,你咋不去死呢!!

     我捂着头在地上大哭,行人经过我身边对着我指指点点的,都以为我疯了,夜总会门口的小混混也对我大笑着。

     他们的嘴脸我一一记在了心里,我要报仇,我要为芸姨报仇!

     夏天的风吹在我脸上,可我觉得分外的冰冷,我陈天佑从没做过什么坏事,芸姨任劳任怨的照顾了我整整两年,是天底下最最好的女人,那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不服,老天爷啊,我不服!

     既然如此,那老子还有什么顾虑的呢?一切都完了,于是,我来到了距离风暴夜总会不远处的一家水果店,把身上三百多块钱全部扔了过去,挑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想要回去救芸姨。

     可当我来到夜总会门口,正准备冲进去时,却见门口围着很多人,而且还有一辆救护车。

     怎么回事?难道芸姨被他们打死了?我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就在这时,一个担架从里面被人抬了出来,上面躺的不是芸姨,是……竟然是那个可恶的大飞!

     而且他胸口插了一把刀,浑身上下鲜血淋漓……

     这是谁干的?难道老天爷开眼了?

     我不管这些,抬脚冲了进去,现在这里很乱,根本没人注意我,我来到四楼,发现一个门是开着的,而且门框上还残留着血渍。

     不用说,一定是那个混蛋的房间了。

     我冲了进去,芸姨果然在里面,只是表情冷冰冰的,一看到我就用冰冷的语气说,“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此刻芸姨被人绑了起来,衣服完好,我心中不由大定,还好芸姨没被糟蹋。

     一旁是一把沾满鲜血的刀子,房间里的小混混站了个满满当当,没人开口说话,但满脸的杀气,看着我们。

     “小子,你来的正好,这女人竟然捅了大飞哥一刀,哼,好大的胆子!”其中一个人朝着跪在地上的芸姨吐了口唾沫。

     而芸姨如同一个木头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已经认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