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耍流氓
    我打开笔记本,可里面的内容我却有些看不懂了,只有一页,上面也没啥内容,只有一大堆名字,而且都是女人的名字。

     我想不通了,他妈的写这么多女人名字干啥?难道……难道都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拉拉?不会这么变态吧……

     我有些好奇,拿着笔记本走到段飞瑶身边,指着上面的名字问道:“你写这么多名字干啥啊?还有,这些人都是谁啊?”

     当段飞瑶看到上面的名字,眼中忽然喷出一团火焰,好可怕,好可怕的……

     “难不成上面的都是你的仇人?”我问。

     “哼哼,何止是仇人,等我长大了,我要活活剐了这些臭不要脸的女人!!”段飞瑶的嘴唇都咬破了,语气中有中说不出的恶毒。

     “喂,喂,大家都是女人,你何必要这样呢,她们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段飞瑶忽然从床上跳了起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给我一个耳光,破口大骂道:“你懂个屁!什么都不知道,就为这些婊子说好话?”

     我楞在原地,刚刚是被打了耳光吗?我咋没啥感觉呢?

     说着,段飞瑶立马又捂着脸哭了起来,“呜呜呜……这些臭女人都是……都是我爸爸的姘头!就是她们把妈妈赶走的,呜呜,我要为妈妈报仇,呜呜呜……”

     我忍不住低头再看了眼笔记本上的名字,粗略数了一下,吓得我差点从床上滚下来,足足有三十几个名字啊,简直逆天!

     原来那个豹爷这么风流啊,都一大把年纪了,身体可还吃得消?如果吃不消,可以去我的小店,我那里可是应有尽有,保证您老人家重振雄风!这下好了,我神经病又开始发作了……

     我看着段飞瑶哭的这么伤心,重重叹了口气,原来她和我一样,都是苦命的娃啊……

     但话却要说回来了,她苦有我苦?我命都快没了,等我那破事解决了再好好安慰她吧。

     我干咳了两声,拍了拍的肩膀,“你先别哭,先把我这事给解决了啊。”

     她耸了耸肩,哽咽道:“不许碰我。”

     “大小姐,我都快没命了,你就发发善心,帮帮我吧,我求求你啦。”

     “滚蛋!我不想再看到你。”

     我脑子一热,想要把段飞瑶揪过来,好好说道说道,额……可揪哪里呢,上半身光着膀子,不好揪,咦?这不是穿着小内内的嘛,于是我,一把扯住她的小内内,用力抓了过来,可惜,这玩意的质量有些差,人是被我拉了过来,可这条小内内也碎了……

     这下子,段飞瑶不哭了,我傻眼了,两个人四目相对,僵持住了,她万万没想到我敢撕她的那东西,当然了,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最后还是我先开口,“咳咳,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非常奇怪,这小妞没有骂我,也没打我,只是呆呆看了我一眼,然后盖上被子,“你走吧,我今天没心情跟你闹。”

     我哪能走啊,今天这事不办了,我全家都会倒霉的。

     我轻轻推了推段飞瑶,讨好道:“求求帮帮我呗。”

     “我也求求你快走吧,你咋这么烦人呢。”

     “你帮我,我立马滚蛋。”

     “不帮。”

     “真不帮?”

     “不帮,你们这些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都是一群喜新厌旧的混蛋,都应该地狱!”段飞瑶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生气,竟然抓着我的衣领子开始质问我,“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是靠着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是不是看到漂亮女人就找不着北了?我们女人在你们眼里是不是真这么不值钱?说扔就扔?”

     她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也问了一大堆,我哑口无言,干瞪着眼,这些让我怎么回答啊?虽然我十九岁了,比你年长几岁,可老子现在是个神经病啊……

     见我呆若木鸡,段飞瑶忽然重重的在胸口打了一拳,怒吼道:“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一路货色。”

     我挠挠头,无语道:“你应该去问你的爸爸,问我有个毛用啊,我都没女朋友呢。”

     “哼,你给司徒学姐写情书,这事怎么解释?”

     “住口!”说到这件事老子就一肚子火,完全跟我没关系,就是你们这些没脑子的女人,乱嚼舌根,门牙都被人打飞了。

     “怎么?被人戳穿,你恼羞成怒了?呵呵,臭男人!”

     跟这种人废话,只会越说越黑,我懒得理她。

     “这些事容后再说,现在就说这钱的事,最后再问你一句,帮还是不帮?”

     “滚蛋!”

     很好,她回答的很干脆,我明白她的意思了,就是不帮。

     那好!我陈天佑是一个有底线的人,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不走,真就丢人丢到家了。

     于是乎,我又在她房间里捣鼓了起来,这个笔记本看来是没啥用处了,必须再找一些更有力的把柄。

     一条条五彩缤纷的小内内在那飞舞,一条条奇奇怪怪的内衣在那翻滚,找了半天,老子找都找烦了,咋尽是这种玩意呢,没有一样能让我翻身的东西了?

     最后我满头大汗的坐在地上,四周都是段飞瑶换洗的衣服,普通人看到这些一定会喷鼻血的,但我现在没那功夫,大哥,保命要紧啊~~

     “喂,你房间里就没其他东西了?”

     “喂,喂,你说话啊?”

     我回过头,卧槽,这小妞竟然睡着了,没看我一个大男人还在这的嘛,就不怕我干坏事?

     我看了眼墙上的挂钟,都凌晨一点多了,我晚上精神百倍,可她不同,她是正常人,这个点是应该睡觉了。

     我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没有把柄在手,段飞瑶是肯定不会帮我的。

     我以前上初中的时候,看过一本课外书,上面有一句话我一直记忆犹新:一个人在最绝望的时候,往往会想到一些不可思议的办法……

     此时的我就是这种情况,所以我也想到了一个办法,非常下流,非常残暴,非常猥琐的办法。

     我跳上床,一把掀开被子,段飞瑶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光洁的皮肤,发育相当超前的身子,只要是男人都会流口水的,于是,我擦了擦口水,不好意思,我也是男人……

     我拿起床边柜子上的粉色手机,打开摄像头,然后拍了拍段飞瑶的小脸,“喂,醒醒,拍个照。”

     段飞瑶悠悠醒来,奶声奶气道:“嗯~别闹,我困了……”

     “睡个毛啊,拍完照再睡。”

     “拍照?”段飞瑶不禁问道:“拍什么照?”

     “咔嚓”一具诱人的躯体,毫无保留的被我照到了手机里。

     段飞瑶虽然累的不行,可我的这个举动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我在做什么。

     她顿时清醒了不少,大惊道:“你做什么,住手!!”

     我会理她?继续拍,咔嚓,咔嚓声不绝于耳。

     她想躲,可惜啊,她现在这个样子能跑到哪里去呢,最后她挤在一个角落里,双手捂住自己的关键部位,脸红的像个大番茄,“你疯啦,竟然敢拍我裸照。”

     我连续拍了三十张照片才罢休,我从手机里拿出存卡放进兜里,笑着走了过去,弯下腰,乐呵呵的说,“呐,你帮我,我就把这些照片还给你。”

     “变态,流氓,你不是人!!”段飞瑶张嘴就是一口唾沫喷到了我脸上。

     这口水着实有些多,搞得我满脸都是,我随手从旁边拿了一个东西擦了擦脸,放下一看,脸都绿了,这不是刚刚那条被我撕碎的小内内嘛……咋丢在这了,到底是谁这么没公德心啊?这不是害人嘛?不过……似乎挺香的……

     段飞瑶看到我用她穿过的内,裤擦脸,这副表情我也不想形容了,总之一句话,比死都难过。

     “你……你……你,你这个猪八戒,臭猪头,死变态,恋物癖!你会不得好死的!!”

     “嘿嘿,骂够了?”我贼兮兮的笑道:“照片我没收了,还有你骂了我这么久,这条内,裤就当是利息吧,等事成以后,一并还给你。”

     “如果你不帮我的话……”

     “不帮你会怎么样?”

     “那到时候,你就会看到蓝山高中的每一个角落都贴满了你的照片,而且啊……我还会将你的内,裤挂在国旗上,让它与我们的国旗一起飘扬在中华大地上!”

     我不由恶寒,想到,每周周一的时候,大伙儿去操场参加升国旗仪式,看到国旗上一条内,裤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卧槽,我咋会这么变态啊,实在太恶心了……

     今天晚上算是把段飞瑶给得罪惨了,但我也是没办法,这小妞倔的很,不使出这种下流招数她根本不肯就范。

     我将手机内存卡和那条有些残破的内,裤收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窝在角落里的段飞瑶一眼。

     她眼泪唰唰唰的流个不停,看我的眼神满是愤怒,看来是恨死我了吧,我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蹲下身子,“呐,你帮我,我就把这两样东西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保证不会泄漏出去的。”

     “人渣,畜生,变态,你不是人!”我的好言相劝,换来的是她一顿狂喷。

     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要骂就骂吧,反正今天已经被骂够了,也不差这些。

     正门肯定是不能走的,如果被人抓到的话,一定会被五马分尸滴……所以我想跳窗!

     我走到窗户前,朝地下看了一眼,别墅就是不一样,二楼竟然这么高……跳下去不会缺胳膊断腿吧……

     就在我准备跳楼时,我身后的段飞瑶忽然开口说话了,“混蛋!先,先不要走!”

     “又咋啦?”刚刚鼓起的勇气又被她搞得泄气了。

     “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段飞瑶说出这话时表情非常认真,“你拿了我那些东西回去后,不能,不能干坏事喔……”

     干坏事?干啥坏事?这些玩意能干啥坏事啊?单纯可爱的我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不由回过头皱眉问道:“这些玩意我能拿来做啥?”

     段飞瑶一下子脸红了一大片,显得更加愤怒了,但还是提着嗓子喊,“就是,就是不能拿我的内,裤和照片做那种事……”

     我摆摆手,“放心啦,我会好好保管的,不会让别人发现的。”

     段飞瑶虽然没穿衣服,但还是“蹭”的一下跳了起来,冲过来揪住我的衣服,恶狠狠的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

     “装你妹啊,莫名其妙。”我无语,话说一半的,我咋明白?真是秀逗了。

     段飞瑶咬着嘴唇,小脸凑了过来,在我耳边嘀咕了一会,就在这一瞬间,我的小脸蛋变成了大苹果,哇靠,原来,原来她在担心这个啊……

     我虽然下流无耻干出拍裸,照这种事,但!但老子绝对不会干出更下流的事的,您老人家就放心吧,还有,那种事我还确实没做过呢……经她一提醒,我好像有点热血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