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Afnc6pMdVa"></b>
    <td id="037495812"><fieldset id="SqzkJxy"><details id="MLXRHEDQ"><wbr id="jN9rJdS43D"><param id="57082"><blockquote id="HABLZQ"><b id="tuamoxzv"><blockquote id="emxkjz9h7"></blockquote></b></blockquote></param></wbr></details></fieldset></t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手掌按上图案没多久,吴深突然皱起眉头,然后就是叹了一口气:“果然是这样,奇怪的东西。”

     她抬起手掌,此刻,原本刻画在雕像脖颈断截面的图案,已经深深的印刻在她的手心中,那图案闪耀着红色的颜色,血腥之气看起来无比不详。

     金伸手握住她的手掌,盯着上面的图案看了没多久,低声道:“看起来就像[钥匙],不过不像完全版。”

     “钥匙?”吴深面对着金,张开双臂歪头看向他。

     轻笑的摸一摸吴深的脑袋,金上臂一个用力,就将吴深抱在怀里:“在遗迹中,很多东西都需要[钥匙]来开启,不同遗迹的[钥匙]各不相同,但有一个特点就是可以打开这座遗迹隐藏在历史下的秘密。”

     搂住金的脖子,吴深被咬破的手指还轻微溢血。金单手将她整个身体撑起来,拉过她的手指,就伸入自己的口中,轻轻的舔舐。

     下意识勾了勾手指,摸到一个滑滑的物体,忍不住想要抽出,却被金用牙齿咬住,舌尖温柔的舔舐在伤口的地方。吴深歪头看着金,脸兀的一红,别扭的趴在他的肩膀上,就不在看金的动作。

     “好了,我们出去吧。”眼见吴深害羞,金爽朗的笑出声:“要是半年前,现在你恐怕就是一拳头过来了呢。”

     “你是想让我现在给你一枪子吗?!”立马从衣服中抽出一把手/枪,吴深憋红了脸,指着金的太阳穴低吼。

     安抚的摸一摸吴深的脑袋,金笑着用随身的创口贴将她的手指缠住。随后却疑问道:“不瞌睡吗,按理来说你现在应该睡觉了。”

     吴深的睡眠从一个月前就越来越多,金担忧却也只能想办法解除。

     “一点都不瞌睡。”搂着金的肩膀,她精神奕奕的道:“那个图案贴在手上后,精神立马就好了,而且脑子很清晰的感觉。肚子中的孩子虽然依旧在吸收我的死神能力,却感觉不到致命感。”

     金抱着吴深沉思,慢悠悠的走出小屋,就向着外面走去:“这是好事,我想我知道该如何解决你的问题了。”

     “唔?”虽然精神已经恢复,但依旧赖在金身上不愿意走路的吴深奇怪的问。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通了而已。”进入漆黑的走廊,金低笑两声:“如果能早点想通这些,或许你也不会受苦了。”

     “和死城的钥匙有关吗?”勾着金的脖子,吴深好奇的观望这个黑漆漆的空间,伸出手在四周挥舞:“我看的出来,这半年你似乎在忍耐着什么,找到离开死城的钥匙,对你而言很重要吧。”

     “你才是最重要的。”金侧头贴在吴深的脸庞上,在黑沉的空间说出一句极其宠溺的话语:“就算是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你重要,你才是我真正的宝物。”

     四处挥舞的手臂一僵,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中回荡,心底的羞耻度瞬间爆表,猛地将脑袋埋入金的脖颈,吴深死死的搂着他,只觉得这声音让她耳朵怀孕了。

     察觉到吴深的动作,金低低的笑出声,随后变得越来越大,爽朗的大笑回荡在这个空间,将吴深爆红的脸点燃成火焰,搂着脖颈的动作变成了掐!

     “哈……咳咳!”猛地一掐,差点让金窜气。

     安抚的拍一拍吴深的后背,金无奈苦笑:“乖,快松手。”

     “又掐不死!”任性的不松手,吴深背后的毛绒尾巴,此刻已经摇摆着缠上金的手腕,那双一场绒的兽耳也抖动着划在金的脸庞。

     “啊呀啊呀。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比小鬼还不如。”调笑着抬一抬吴深的身子,金抱着她缓慢走出这个黑漆漆的走廊空间,慢慢的见到了外面的光亮。

     在地下一层的楼梯口,那个为他指路的男人还站在原地,看到金和吴深后,脸上露出惊悚且诧异的目光:“不可思议,竟然活着走出来了。”

     走过去拍一拍男人的肩膀,金耸肩:“真是的啊,没有见到那女人呢,我找她可是很急呢。”

     “咦?没见到?”男人惊讶的瞪圆眼睛,随后就是松了口气:“哦,难怪没事,原来是没见到那女人。”

     金笑了笑,就抱着吴深离开。

     她穿着大大的斗篷,兜帽盖在头上,只露出一张清秀但恐怖的兽瞳脸庞,小巧的脸庞搭在金的肩膀上,对着他背后的男人和善的笑了笑。只是那双暴露的兽瞳,实在说不上和善,反而恐怖无比。

     男人兀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似乎被吴深的眼睛吓到了,身体瑟瑟发抖的不断后退,低声呢喃:“可怕……”

     就在吴深为自己的恶作剧而露出笑容时,金一个大手将她按在自己的肩膀上:“别调皮,不然被人切片了我可不管哦。”

     整张脸被按在肩膀上,吴深艰难的挣扎,却死也没办法弄开金按着她的手掌。

     这一次,金走到猎人协会大楼后,所有人,无论是突击进来的敌人,还是来自协会的自己人,都下意识的停止攻击,怔怔的看着金抱着吴深远远离开。

     刚才恐怖的念压,已经被所有人牢牢的记在心里,根本不敢找事。

     对着周围的所有人露出一个笑脸,金和善的模样又让众人产生了动摇。刚才那种如同巨兽般的恐怖气势,真的是面前这个和善的男人散发出来的吗?

     察觉到周围人突变的心态,金摇头叹气,眼神猛地变化就是暗沉凌厉的目光。那目光看起来沉稳至极,却又给人无比的压迫感,瞬间让所有人回想起刚才的念压,顿时不敢有小心思。

     金满意的抱着吴深,在总目睽睽的目光中,正大光明的从猎人协会的大门走出去,顶着一群人的目光远远离开。在他离开没多远,背后陡然传来激烈的枪击,黑帮与猎人协会的交战,在暂停了一瞬后,又一次开始了。

     离开猎人协会后,金不再按着吴深的脑袋。她抬起头来,左右看看才发现已经离开了协会。在这个宽大的马路上,金带着吴深向边缘区走去。

     “还要返回原来住的地方吗,黑帮在搜索我。边缘区中,没有什么能威胁到他们的东西。”吴深问道。

     金揉一揉她的脑袋:“放心,有我在不会出事的。还有小鬼,没有发布出师任务,可算不上出师呢。”

     默认金的话语,吴深安稳的趴在他身上,六个月的肚子中偶尔会传来一阵动弹,这轻微的动弹被金察觉到,就是喜悦的笑容:“孩子在动呢,看来已经迫不及待想出来看看这个广阔的世界了!”

     “才不是呢,我的孩子一定不能学你!”不满的揪着金的耳朵,吴深在他耳边大喊道:“我的孩子,一定要乖乖的,而且很听话。女孩子的话就漂亮典雅,男孩子的话,就帅气温柔。”

     说着,吴深突然眼睛一亮,指向前面迎面而来的人道:“就像他一样!温文尔雅的样子,光看着就讨喜。只是脑门上不能画靶子,等着让人射吗?!”

     “……”脑门上画靶子的库洛洛默然无言。

     只是路过,却遭受心灵一击后,库洛洛温和的笑道:“原来是吴深小姐,还有金先生,你们也是刚从猎人协会出来吗?”

     吴深诧异的抬一抬兜帽:“诶?!原来是库洛洛,你怎么突然在脑门上画了个靶子,是觉得上回我的炸弹歪了,刻意弄个瞄准器在脑门上吗?”

     感觉到吴深语气中的深深恶意,库洛洛不在意的笑笑,看向金道:“真是感谢上回金先生对我们团员的照顾。”

     “哦,还没死吗,挺不可思议的。”金平淡的看着库洛洛。

     上回吴深被飞坦打了一顿后,库洛洛的团员就遭受了无比残暴的手段,连着一个月,只要出门,就必然在一天之内全部被人打回去,惨不忍睹。如果不是库洛洛被教会拖住没办法离开,恐怕也会遭受同样的待遇。

     二人相互对视,看似平淡,却带着对立的气势。

     砰!

     陡然,一颗子弹突兀而来。

     金抱着吴深猛地闪身,就见子弹击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而库洛洛则平静的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吴深将兜帽拉高,顺着子弹而来的地方看去,眯起的眼睛中带着无奈:“是那个少女,高度近视眼的狙!击!手!”

     她就想不明白了!到底是哪个组织这么扯淡,竟然启用一个近视眼当狙击手。

     “抱歉,烦人的小苍蝇又来了,我先告辞。”库洛洛双手插入裤兜中,对着少女的方向皱起眉头,摇头和金擦身而过。

     金目视对方离开,同一时间看向远处站在楼顶上的少女,低声呢喃:“猎人协会的一线杀手:海雨吗。”

     “你们协会的人?”诧异的收回目光,吴深嘴角一扯,她终于知道那个组织这么扯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