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Afnc6pMdVa"></b>
    <td id="037495812"><fieldset id="SqzkJxy"><details id="MLXRHEDQ"><wbr id="jN9rJdS43D"><param id="57082"><blockquote id="HABLZQ"><b id="tuamoxzv"><blockquote id="emxkjz9h7"></blockquote></b></blockquote></param></wbr></details></fieldset></t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第8章

     和金相视无言,吴深单手扶额,扭头看戈壁山上的众人都开始原地吃饭,就对金露出大大的笑容:“都已经中午了,我们吃饭吧!”

     旁边的遗迹猎人们,看似对金不在意的样子,实际上耳朵早已经竖起来。好不容易见到传说中极其天才的猎人金*富力士,虽然传说同样表明此人不堪入目,是个无比恶劣的家伙,但是对强者的憧憬,依旧让他们将这个男人看做半神一样的存在。

     如今又看到金带着一个女人,更是忍不住偷偷注视,要知道在一年前,金带着所谓的儿子,在所有猎人面前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脸呢。

     【啊哈哈,这是我儿子!】

     那时候的金,扬着灿烂的笑容,带着儿子穿梭在各种危险的遗迹中,甚至将儿子扔在最危险的大森林中,然而不愧是金的孩子,被折腾了一年都安然无恙。这让所有猎人看向金的目光极其怪异,一方面是羡慕他儿子的天份,一方面是鄙视金的人品。

     “金的妻子?”旁边的猎人小声嘀咕,在看向吴深地面目光有些感慨,但是更多的是怜悯。想想她好不容易生下的儿子,就被金当玩具一样带着玩,那感觉……

     “要我的话,早弄死金了。”一个女猎人啧啧着摇头,并对吴深的大度做出评价:“那女孩小小年纪的,性格看起来很软呢。”

     “你?”旁边的人嘲笑:“金那家伙的实力可是越来越强了,一年前还能看出他实力的深浅,但现在就只能说深不可测了。”

     “我给你煮大米吧?”吴深带着灿烂的笑容,运用起念力具现出一个小口袋,从里面拿出锅碗和大米,期待的看向金:“上回做的时候,你看起来很喜欢吃呢!”

     吴深非常喜欢‘有人喜欢她做的饭’,因此对于唯一夸奖过她饭菜的金极其热情。在金离开的一年里,吴深自己也给自己做饭,只是每次吃的很索然无味。本想让西索尝尝的,但可惜那小鬼自从见她做饭的过程后,就打死不要吃。

     “好。”金扬起笑脸,轻轻揉一揉吴深的脑袋,眼底的笑意几乎溢出。如果说吴深很喜欢别人夸她做饭,那么金就是很喜欢看吴深乖乖的样子。

     旁边正在吃干粮的猎人们恶狠狠的咬下硬邦邦的饼子,对着旁边秀恩爱二人做出最恶毒的诅咒,咒你们吃饭被噎死!

     认真的将大米放进锅里,吴深开始专注的做饭。只是周围人的表情却有些异样了,看向金的目光带着惊悚。

     “喂喂,不对劲吧,那女孩煮大米不放水啊喂!”眼睁睁看着吴深倒进一锅生大米就开始煮,周围人的眼睛都快瞪直了。

     “我勒个去,那是什么东西?”惊呼的人们看吴深在煮了半天的生大米后,倒入一瓶子淡黄色的液体,周围有见识的人都震撼了:“是米格树分泌的汁液,味道极其酸涩,根本难以下咽吧!”

     “这次又是什么东西,泛着黑色的液体。”众人的神经已经被吴深做饭的方式弄得衰弱了,有气无力的看着吴深乱七八糟在里面放了不知道多少东西。有见识的人,依旧在进行科普:“稽蚕的分泌液,番茄酱与泥叶的混合汁,黑色的这个是……哦,醋和酱油。”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完吴深做饭,忍不住将目光看向金,此刻他们谁也不怜悯吴深了,都开始怜悯金了。

     “哈哈,看起来很香的样子啊。”金爽朗的笑两声,极其满意的拿起旁边的碗筷,迅速给自己舀饭,大口塞一筷子大米后,忍不住惊叹:“很不错啊,没想到那些东西被你调味以后,竟然能变得如此美味!”

     带着得意的小眼神,吴深揉一揉鼻子,高兴的看着金黄色中带着黑色纹路的大米颗粒,兴冲冲的道:“这可是我这一年来研究出来的呢,非常开胃,很好吃的!”

     周围的人迟疑的相互对视,作为亲眼见证吴深做饭的人而言,那根本不叫做饭,简直就是巫婆炼制毒/药!

     “光吃饼干是不够的吧,要不要一起吃,吴深做的有些多了。”似乎是察觉到了周围人的目光,金开朗的扭头高声笑道:“被人看着吃东西,感觉怪怪的呢,哈哈。”

     他说完放下自己的碗筷,麻溜的给吴深舀好一碗,就直接将锅递给了其他人。随后金拉着吴深,在她不情愿的表情下,将米饭一勺一勺喂入她的口中。吴深虽然挣扎,但不知出于什么目的,麻木的吞下了所有米饭,并狠狠的瞪视金。

     “这东西能吃吗?”迅速的将锅抢过来,一群人围在一起,嘀嘀咕咕的道。

     其中一人扭头看吴深和金吃的‘愉快’的模样,狐疑道:“能…能吃吧?”

     “但是我亲眼见她加入了米格树的分泌液啊,那玩意绝对是酸涩到极致了。”有见识的人难以置信的啧啧两声,似乎非常不信任这锅饭。

     “吃一口不就知道了,又死不了人!”其中一个女子烦躁的推开身边的人,拿出自己的餐具,就弄出一勺子大米,豪放的一口吞下。

     那女子慢悠悠的咀嚼两下,眉头皱起,奇怪的道:“好像没什么味道啊,不过倒是能吃,软软的很不错。”

     她说完,就扔掉了手里干梆梆的饼干,大口大口吃起来大米。旁边人见状纷纷效仿,对着这一锅饭菜磨刀霍霍了。

     只是,当他们一锅下肚后,旁边吃完饭的门琪嗅着鼻子走了过来,死死的盯着那锅大米迟疑的问道:“米格树分泌液和稽蚕的分泌液?”

     “诶?门琪你怎么来了。”

     “这两种混合具有强效的麻痹味觉能力,你们吃了?”门琪没有回答,稚嫩的声音带着震撼:“这种麻痹效果只能持续一分钟,之后就会将两种分泌液的苦涩感全部散发出来,据说能抗住这种残酷味道的人,都已经味觉失调了。”

     “……”集体沉默,然后木然的盯向旁边灿烂笑容的金。

     “果然是世界有名的味道呢,舌头都快要死掉了。”金沉稳却对吴深宠溺的表情略微扭曲一下,就猛地伸出舌头满头大汗的吸着空气,扭头对所有人露出灿烂到极致的笑容。

     吴深看似平淡的端坐,但是所有人都能看出她脸皮下的抽搐。她面无表情的扭头看向金灿烂的笑容,咬牙切齿的强忍口中爆炸一样的味道,最终实在忍不住了,从旁边的念力口袋中拿出一个大水瓶猛地开始灌水。

     金和吴深都忍不住那种怪味道,身体周围的念力强烈的逸散。吴深还能用灌水来缓解,金就没办法了,只能坐立不安的张着嘴巴深呼空气,并对周围的人露出爽朗的笑容。

     对着那张笑脸,周围的人几乎崩溃,一个个拿着武器就爆炸了:“金你这混蛋!”

     八/九个人,个个都是实力不错的念力者,武器挥舞着就冲着金而去,脸皮狰狞如同看到了杀父仇人。吴深见状,连忙抱着水壶转移阵地,偷偷溜到小树林的地方,查看周围发现所有人都在群殴金,她松了口气。

     飞快的按下水壶上的按钮,吴深抹去满头的冷汗,大口大口灌水,伴随着这一举动,口腔内的味道逐渐消散。坐在树林里,吴深颇有兴趣的看着戈壁山上的围殴。要知道她本想坑金,却没想到被金强制塞了好几口米饭,最终连自己都坑进去了。

     砰!唰!

     耳中传来一丝声音,吴深扭头看去,额头十字陡然蹦起。

     “索西小姐,您的实力真是和您的美貌一样惊为天人啊!”只见在空无一人的荒野之上,莉琳这个无耻的男人追着西索,绅士的露出笑容,看似是在和西索打架,但实际上却在揩油,这里摸一下,那里摸一下的。

     西索倒是不在乎,杀气四散打的激情,偶尔上瘾了,还不在意被袭胸也要反击。那不要命的攻击,精准计算下的反击,每一次都让莉琳眼前一亮,他简直觉得自己要爱上眼前这个强势狡猾的女人了。

     “一下,两下……”阴沉沉的看着莉琳对西索揩油,吴深被金反算计下的怒火顿时憋不住了,口中的难受味道似乎还在翻腾,浑身念力瞬间爆发消失在原地。

     轰!

     强化系特有的强大攻击力,立马将大片的区域轰击成坑。西索伸手将破碎的衣服系在一起遮住下/体,笑容扭曲越来越兴奋,无论是扫视吴深还是莉琳的目光,都带着浓郁的杀意,那是一种不惜一切也要战斗的狂热追求。

     莉琳诧异的迅速躲避,却依旧被擦到胳膊,一条手臂瞬间青紫肿胀,如果没有惊人的忍痛能力,根本无法移动。眼底暗沉一闪而过,莉琳微微眯起眼睛盯向吴深,古怪的情绪慢慢浮现,嘴角却勾起笑容,只是笑容中有太多的杀意和残忍之色。

     “很厉害的强化系,竟然能摸到我的身影。”莉琳轻笑一声,单手按在肿胀的手臂上,轻微扭动肩膀,就不在乎疼痛的双手放在后腰,抽出两把匕首。

     察觉到莉琳认真的情绪,吴深眉头一皱就开始后退,并顺势在地上留下炸弹。

     唰!

     一个人影陡然出现,莉琳大大咧开的笑容猛地从下方上窜,眨眼间和吴深对视在一起,那眸子中的情绪太过于刺眼和森然,淡淡的情绪阴冷如千年寒冰。

     双匕闪耀着太阳的反光,瞬间从眼前消失,剧烈的寒意从脖颈处刺入骨髓,吴深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都被冻僵了一般。

     轰!

     背后一阵巨响,寒意突兀消失,吴深瞪圆了眼睛,站在原地缓慢平复情绪。片刻后才扭头看去,只见一个包着头发,胡渣不整的男人半坐在地上,仰头望着吴深大大的露出笑容,灿烂且如阳关般温暖。

     只是下一秒他就扭曲了脸庞,吐着舌头焦躁道:“啊啊,舌头好难受难受……嘶。”

     “喂,等咳咳……等等,金你这家伙快点起来!”在金的屁股底下,一个男人翻着白眼,手中匕首都无比握起,被金的体重压的完全起不来。每当他运起念力想要逃开,金就焦急的吐着舌头坐立不安,将下面的莉琳折腾的想要吐血。

     ===============

     第9章

     望着下方金吐着舌头的模样,以及他闪亮期待的目光,吴深单咳一声,扭过头就将手中的水壶扔给他,转身打算离开。那种表情简直犯规,太萌了吧?!

     接过水壶对着嘴巴灌两口水,金立马起身就追着吴深而去,顺便一脚踩在莉琳的脑袋上,急冲冲奔走。二人瞬间消失,只剩下莉琳一脑袋栽在地上,头顶还踩着脚印,苦逼的吃了好几口土,才呸的一声站起身,抹去嘴角的泥土:“咳咳,金那家伙的实力,又增强了吧。还有那个叫做吴深的,气息很熟悉,似乎是?”

     莉琳沉思一瞬,皱眉想了很久都没有头绪,只能放弃:“不过念力很雄厚,如果不是战斗经验不足,轻易被我的杀意恐吓住,谁死谁活还是个未知数。”

     分析完吴深,莉琳陡然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连忙扭头看去,就见到一个人浑身带着煞气,扭曲与暗沉的恶念狂乱的四处散发。在这恶念的中央,若隐若现是一个人,那人轻微曲着腰身,夸张的笑容满是兴奋和激动,一双狭长的眸子不复清明,只剩下战斗欲和狂热的激情。

     “哦哟,战斗狂啊。”惊吓的后退两步,莉琳啧啧摇头,眼见自己的女神和变态一样嘿嘿扭曲笑着,只觉得眼睛都瞎了。

     但是目光在那丰满的身材上扫视无数遍,他最终确定:“不愧是美人,就连变态都这么美,唉,我可怜的小心肝。”

     这边莉琳又和西索打了起来,只是他不在乘机揩油,而是凝重的与其战斗。因为西索的进步实在太过于恐怖,从一开始精心计算才能攻击到他一点,到如今仅靠直觉就能把握他浑身的漏洞,做出致命一击!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另一边,金追上吴深,阳光的面容极其耀眼,他拉着吴深的手腕,环顾着空旷无人的荒野,对不远处的戈壁山看了看,就指向西边道:“走,去那边。”

     “去做什么?”吴深奇怪的问道,同时她忍不住看向金的侧颜,那是一个稳重带着笑意的面容,明明胡子拉渣不修边幅,但是嘴角的笑意却给人一种无比自信的感觉。被握住的手腕,也能感觉到粗糙的触感,厚实到毛糙。

     就在吴深看到出神时,金突然停下脚步,歪头对着她灿烂的笑:“你还记得一年前我说过的话吗?”

     “抱着儿子分道扬镳?”吴深被那笑容弄得一愣,几秒后才能回神,下意识回答道,并无意识进行嘲讽:“当然记得,记得一清二楚。”

     “呵,不是这个。”金爽朗的扬起笑脸,那笑容中是期待也是渴望,还有对吴深的宠爱:“是带你去看我的家乡,看这个无比灿烂的世界,以及保护你一辈子,让你永远不用害怕任何事情。”

     闪亮的眼睛看着吴深,金语气坚定道:“无论你想要什么,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和你在一起,一直保护你并让你成为我最美丽的风景。”

     吴深怔怔的看着金,那被阳光直射的面容是那么耀眼。

     “这里虽然是大戈壁滩,看似荒凉没有人烟生机,但是也有着属于这里的美丽。”拉着吴深继续前进,金抬头望了望天空,确认好时间后,就带着她爬上一座戈壁山,站在山顶的方向,刚好可以看到下方凄凉的大地,一眼望去全部都是空无的死气沉沉。

     金站在山顶的边缘,面前就是垂直的陡峭山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和叶子似的东西,放在嘴边,扭头对吴深露出大大的笑容,就对着下方的荒凉轻声吹动枯黄叶子。

     呜~呜呜~

     低沉的声音从金的口中发出,那是一种汽笛般的沉闷声音,但是在金的演奏下,却与一种轻快的旋律融合在一起。每一缕声调都如同慈爱的祖母一般温柔优雅,每一个音调又宛如轻快的少女般调皮。偶尔穿插的音律又似沉稳的男人般注视着她,给人泰山般的可靠。

     伴随着这幽美的声音,吴深慢慢坐在山顶,温和了目光,脸上渐渐浮现出安详。望着戈壁下面的荒凉,似乎也没有那么死气沉沉。天空偶尔飘来一朵白云遮挡了火球般的太阳,清爽的阴影铺天盖地的从远处蔓延过来。

     金站到笔直,琉璃一样清亮的双眼认真的看着前方,吹着叶子的音调不断发生变化,终于在某一个时刻。地面兀然震动起来,整个戈壁山都摇摇晃晃,吴深心中一惊,担忧的站起身看向下方,却震惊的张圆了嘴,无法出声。

     轰!轰!轰!

     整齐瑰丽的震动从下方传来,入目就见地面渐渐裂开无数缝隙,其中慢慢的浮现出点点光芒,那光芒如钻石般绚烂,将阳光反射成各种不同的颜色。数不清的裂缝将方圆数公里全部覆盖,被钻石反射的光线在空中一点点编制,如同仙境般的梦幻迷离。

     金轻笑着看那天空中编制的仙境,扭头对吴深灿烂一笑,随后重新将叶子放在嘴边,低沉幽美的旋律重新出现,在旋律的调控下,地面裂缝中的钻石似乎有了生命,每一个都展现出无比的生机和灵动,并将天空的绚烂光线重新进行编制。

     美丽的光芒在空中滑动着改变,转化为各种不同的场景,温柔的,热烈的,砰击人心灵般震撼的。各种难以言喻的美丽在天空浮现,吴深睁圆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看那感染内心的美丽,喜悦顺着眼珠转变为热流,慢慢的模糊了视野。

     就在那股热流遮挡了一切时,她眨了眨眼睛,只觉得心脏窒息一般的停止了跳动,整个胸腔都被不知名的存在塞的满满的。

     深呼一口气,吴深重新看向占据整个天空的美景。只是突然,金悦耳的旋律转变音调,变得雄厚威严,低沉如爱人的低语。

     “吴深,看地面。”金放下叶子,注视着前方,稳当的声音就如同刚才的旋律,可靠无比。

     下意识放弃天空的美景,吴深看向地面,就是这一眼,那聚集在眼眶的泪水瞬间从脸庞滑落。

     【你是我最美丽的风景。】

     整齐的通用语被裂缝中的钻石以热情昂扬却又不失温和的橙色展现在地面上,其他钻石纷纷闪耀着淡淡的紫色,但就是那简单的一句话,让吴深心脏抽疼,似乎有什么从里面萌芽。天空的仙境,再也无法比拟地面上传达的低语。

     “以后一定会带你看遍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这个世界所有的未知与神奇,都将成为我为你奉上的珍宝,奉给我最美丽的风景。”低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吴深怔怔的站着,眼泪无法抑制。

     作者有话要说:  写完第9章,感觉身体被掏空,明明是单身狗……QAQ,冰凉的狗粮扑打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