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Afnc6pMdVa"></b>
    <td id="037495812"><fieldset id="SqzkJxy"><details id="MLXRHEDQ"><wbr id="jN9rJdS43D"><param id="57082"><blockquote id="HABLZQ"><b id="tuamoxzv"><blockquote id="emxkjz9h7"></blockquote></b></blockquote></param></wbr></details></fieldset></t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惊讶的看着金生气的样子,吴深后退两步,她想要离开,却被金死死的拉着手腕:“乖乖跟着我去猎人协会,我会保护你的,这次大混乱你不要参与。”

     面对吴深的金,永远缺少耐心二字,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被火焰撩着一样。但是看着吴深无比排斥他的样子,又觉得心中沉闷,还有一丝不曾有过的晦暗心理。

     尾巴炸毛的翘起,一双眼睛如狼般的阴冷,吴深目前万分想离开眼前这个猎人,不仅是因为对方强势的逼迫感,更因为肚子里这个据说已经存在的孩子。她需要冷静,更需要时间来平淡心情。

     “放开!”阴冷的双眼逐渐变成野兽的竖瞳,吴深察觉到体内的死神又一次开始作怪,寒冷不断从心底蔓延,逐渐冰冷了身体和理智,大脑中只剩下空洞的死气,与一双带着野性的双眼扫视面前的金。

     看着吴深不对劲的样子,金眉头一皱,强势的将吴深抱在怀中,手掌触摸上的瞬间就是鄙人的寒气,如同千年冰封下的庞大的魔兽,冰冷阴沉带着震慑的狂野。

     砰!

     失去理智,拥有着一双残忍竖瞳的吴深狠狠瞪视金,一肘子就将他几开数米,扭头便是一把匕首从手中挥舞着攻击,小巧的身体灵活的想一匹草原上的头狼。一把匕首被她玩耍的如精美的艺术,锋芒在空中闪烁,耀眼的刀尖不断突刺,将金逼入一旁的角落。

     “吴深!”低声呼喊,金一双大手错过匕首的轨道,手腕一扭就将按掉匕首,矫健的转身便将她重新搂在怀里,锐利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她的兽瞳,直到其中逐渐生出属于人类的情绪,才松了一口气。

     从死神的失控中回神,吴深恍惚的抬头,恰好看到金担忧的目光。

     “还好没事,这种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金安抚的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重新温和的脸庞上写满了无奈,他算是认栽了:“抱歉,我只是太担心你的安危了,毕竟你现在的处境真的非常不妙。”

     叹息的轻轻揉捏着吴深的兽耳,他专注的眼底带着认真。然而随着手掌轻柔的捏动,金看到吴深恍惚的表情变得舒畅,微微眯起兽瞳如同一只大型宠物。轻笑着将这只大型宠物抱紧,金越发有韵律的揉捏兽耳,便见吴深发出轻微的呻/吟,面容晕红眼底温顺。

     听着小声的呻/吟,金下意识低头吻了吻吴深的嘴角,并厚颜无耻的伸出舌尖轻轻的舔舐。与此同时,吴深的尾巴又一次悄悄的缠上了金的手腕,尾巴尖勾人的在手臂上划出瘙痒的触感。

     幽绿色的竖瞳慢慢变成了没有敌意的椭圆,吴深还未回神的神智乖乖的任由金动手动脚,并在舒服时还会嘟囔着小声叫喊。身体蹭着蹭着就窝在金的怀中,舒服的眯着眼睛将脑袋靠到金的手掌中。

     并在对方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唇间时,不满的推开金的脑袋,将他的手掌带到自己的兽耳上,眯起的眼睛中满是威胁。

     “呵!”低笑一声,金认真的揉揉吴深的兽耳,手腕上尾巴划出的瘙痒让他心底躁动,但看着吴深一脸毫无防备的模样,只能苦笑憋回去。然而不等他继续憋下去,吴深坐在他怀中的身体突然扭了扭,毛绒的尾巴根带着柔软的触感扫动在双腿之间,尖端还缠绕着他的手腕摩擦……

     被撩的灼热的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苦笑着摇头,下一秒却握住了吴深扫动的尾巴,按在自己的膨胀上面,尾巴温柔的扫动缠绕下,金浑身热的如同火焰燃烧,双眼强忍着克制,内心带着一丝纠结。

     “唔?”感觉到屁股下面热热的硬硬的东西,吴深皱眉睁开眼睛,脑袋还顺着金的手掌蹭动,舒服的感觉使得她反应慢了很多。微微抬起腿,用力的向身下灼热的坚硬坐下去,吴深用行动表达了她对这玩意的不满。

     “哼!”低哼一声,被吴深一屁股狠狠坐下去,金苦笑的连忙按住怀中的女人:“真是的啊,这么大的力气,出问题可就糟糕了。”

     兽瞳的眼睛猛地尖锐起来,吴深感受屁股下依旧存在甚至更大的东西,不满之色弥漫在脸上。伸手摸下去,握住那东西后,手臂一动猛地就打算用力掐下去!

     “喂!”金眼见不妙,连忙变换姿势将吴深卡在手臂中,然而这个姿势更加糟糕。吴深双腿跨坐在金的身上,某个地方恰好对准了那已经无法控制的灼热之处。

     理智逐渐从兽化中回神,吴深脑海一点点清醒,在感知到目前的状况后,脸色一沉,还未发怒却被金压了压身子:“唔~恩~!”

     隔着衣服的轻微撞击,让她难耐的呻/吟出口。

     眉头蹙起,吴深眯起眼睛盯着金,爽朗面容的男人只是羞红了脸递出一个充满情/欲的笑容:“很喜欢这样吗,自己动一动好不好?”

     身体有些无力,吴深脑门胀痛,单手就掐住金的脖子,低声怒吼:“你特么脑子被门夹了是不是?!现在是大街上!恩~哼~别…别乱动~”

     身子被迫跟着金的节奏动了动,身体的力气全部被抽空,瘫软的趴在男人的身上,裙子中的胖次早已经湿透。与此同时,则是一只大手缓慢的深入亲密接触的地方,慢慢拉开了衣物。

     “放心,这里不会有人过来的。”金似乎感到害羞,脸色爆红,但是他的行动却一点都不害羞,明明一个拐角外就是人来人往的街道,整个人的行为却理智而富有挑逗意味。

     无以反驳的吴深眼见事实即将成立,忍不住一口咬上金的脖子,狠狠的咬出血珠。兽耳抵在金的耳朵处,不断抖动着摩擦,给人以无比的酥软感。而后面的尾巴,也因为身体的情/欲自发的摆动,在金的身上乱蹭。

     温柔的捏一捏吴深的兽耳,金终于拉开了遮挡的衣物,轻轻的蹭了蹭,便缓慢而韵律的挺入。微红的歪头贴在吴深的脖颈,一双眼眸中闪耀着亮光,似乎看到了无比美味的食物一般。一口一口,一下又一下,美味的食物渐渐被吞入肚中……

     亮的刺眼的眼睛轻轻闭上,金似乎自言自语的轻声呢喃:“你可是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从情/欲的高c中回神,吴深急促的深吸两口气,额头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下。一双兽瞳阴寒的散发着幽绿色的光芒。兽化的加重,导致了吴深更加野蛮的性格:“可恶!变态!混蛋!放开我!”

     慢悠悠的帮吴深处理好身体,金讪笑一声,随后却又在她的瞪视之下,轻轻捏上兽耳,并低声的发出古怪的叫声,那叫声非常雄厚深沉,带着一股子让人舒心的韵调,吴深兽耳抖动就呆愣起来,双腿如同千斤重,浑身都酥软无比,只能愣愣的抬头听着那好听的声音。

     “果然不出所料,兽化的同时加重了兽性,很多对魔兽有用的招式对你同样有用。”金停止发出那种古怪的声音,见吴深已经冷静下来,傻笑两声道:“既然你不愿意跟着我,那么我就跟着你好了。”

     “为什么非要跟着我,论安全程度,在这个城市呆了两年的我明显比你安全很多。”吴深兽瞳竖直而立,她在金身上感觉不到恶意,因此对金情绪的感知极其低,没办法猜测出对方的想法:“更何况,你一个被猎人协会调进来的猎人,才更加危险吧!”

     支撑身体,从金的身上下来,吴深瞥一眼裙子上的痕迹,整个人立马炸毛的暴怒。金下意识伸手摸上吴深的兽耳,轻柔的动作顿时让暴怒的吴深一点点放松下来。心中暗暗念着:好舒服好舒服,没关系,等他揉完,在弄死这混蛋也不迟!

     金看着吴深的表情就是一阵大笑:“你以为我是协会调进来的吗?虽然确实有这种事,但是我这次来可和协会没有关系,只是进来调查一些东西,尤其是你!”

     说到最后一句话,金声音陡然严肃:“这个城市,是一座进来就出不去的城市,所有人只能在这里从杀戮中茫然的死亡。而你,则和打开这座城市大门的钥匙有着无比密切的关系!”

     吴深奇怪的歪头,兽耳随着抖动,尾巴一扫一扫的在裙下左右摆动:“但是在死城的这两年,我始终过的很安全。”

     “抱歉,这是我的错。”金突然道歉,抓入发间的指头紧紧收缩:“我来到这个城市,就是为了追查其中的秘密,并想要打开这座城市的大门,因此才找到你的身上。如果没有我,你或许真的能安然的存活一辈子。”

     寒冷的兽瞳上下打量着金,吴深眉头一皱:“到底有什么关系,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金沉默一瞬:“目前还没有找到关联点。”

     吴深一听这句话整个人就怒了,抬手从大腿处抽出第二把匕首,闪身就冲向金,她觉得自己今天不打死这个混蛋就特么不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