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Afnc6pMdVa"></b>
    <td id="037495812"><fieldset id="SqzkJxy"><details id="MLXRHEDQ"><wbr id="jN9rJdS43D"><param id="57082"><blockquote id="HABLZQ"><b id="tuamoxzv"><blockquote id="emxkjz9h7"></blockquote></b></blockquote></param></wbr></details></fieldset></t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唔,西索又输了,你赌品太烂了!”吴深扔下手中的牌,歪头看向西索,微笑的样子无比和善:“刚才砍了腿,这次呢?虽然有些不厚道,不过我决定补加一条规则,输三局者,要将自己的脑袋送上哟。”

     捏着手中的五张牌,西索一言不发,从头到尾他根本没机会出牌,实话说,这和赌品根本没关系吧!扫视在坐的众人,西索牵强的扯起嘴角,笑了笑道:“身为发起者,竟然肆意添加规则,那么我也可以增加一条吗?”

     “可以哦。”

     “除了第一个赢的人,剩下的人都要受到惩罚!”西索将手中的牌遮在嘴角,轻笑:“而留在最后的人,则直接送上脑袋~”

     宗像眉头一挑:“一局淘汰一个人吗,很有趣。”他说完看向西索:“反正你已经输两局了,无论第三局如何,都是死路一条,临死也要给剩下的人施加压力,真是不可爱的女人。”

     “同意。”阴柔男嘲讽的笑笑:“不过我现在迫不及待想看自残的场景呢!”

     西索毫不客气的拿着扑克牌,念力凝聚就直接劈向自己的左臂,嘴角的笑意无比渗人,他捏着染血的扑克,似乎享受的轻叹口气:“这种感觉~真是~美~妙~”

     砰啪!

     胳膊掉落在地上,阴柔男眼底闪过一丝凝重,抬头看一眼荷官示意对方出牌。

     “从西索开始提问如何?”吴深提议,温和的看一眼西索:“这样我们出牌的机会也会多一点。”

     “……”表情一僵,西索似笑非笑的眯起狭长的眼睛,意味深长的看一眼吴深,手中染血的扑克在自己脸颊上滑动,勾勒出一条艳丽的血迹。

     “死城三大管理者都有哪些?”西索突然平淡下来,面无表情的开口,并单手拿起发好的五张牌,指头一挑弹出牌:“方片。”

     阴柔男眉头一皱,自言自语的呢喃一下,拿着牌沉思着道:“教会-神父。”他说完看一眼旁边的荷官,发现对方没有反应后,才松了口气扔出一张牌:“红桃0。”

     宗像推了推眼镜,不说话。

     “猎人协会-海里南。方片k。”吴深扔牌。

     “清理者-吴深。”西索扭头对吴深诡秘的笑笑:“不出。”

     阴柔男猛地抬头望向吴深,眼底满是诧异,还带着一丝惊慌的呢喃:“怎么可能,清理者竟然也出城了,难道……”

     “该你提问了哟~”西索看向阴柔男。

     “约束之城十规则都有哪些?”阴柔男试探的看向吴深:“不出。”

     宗像继续沉默。

     “一、不可辱没城市之名。”吴深随手扔出黑桃2,挑眉笑着回答。

     西索沉默。

     “二、不可辱没神之誓约。”阴柔男接口,脸色黑沉的皱起眉头:“不出。”

     “四十八城市的含义有哪些?”此刻该宗像提问,然而他却提了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这是之前吴深回答过的答案,没想到如今被其拿来提问:“不出。”

     “人类世界存在的基本。”吴深耸了耸肩膀,扔下两张3。

     西索还是沉默,手中玩耍着染血的扑克牌,并伸手摸一摸脖子,满不在乎的笑着。

     “通往黑暗大陆的通道。”阴柔男死死盯着吴深,一字一句的道:“对k。”

     宗像眼眸中闪过一丝情绪,若有所思的靠着椅背,狐疑的瞥向吴深和阴柔男,最终沉默没有说话。

     “德累斯顿石板-王的力量,是什么概念?”吴深提问,她看向宗像,目光如芒:“不出。”

     “借助世界本源的王权者能力,共有七大王权者。”

     所有人惊讶的看向开口的阴柔男,他冷笑着又扔下两张牌:“对a。根据蓝衣服曾经的回答,随口一蒙而已。哦,对了,我赢了,你们可以开始想想要舍去身体哪部分了。”

     “王的力量的泉源,会自行选择超能力者,使其成为可召唤达摩克利斯之剑的王权者。”宗像模糊的将阴柔男的回答扩展一下,狡猾的晃过了这个问题:“对。”

     “咦~”一个夸张的惊叹声突然传来。

     众人顺势看过去,顿时抽了抽嘴角,随后纷纷露出和善的笑容:“啊啦,抱歉抱歉,忘记你还没有回答了。”

     西索怨念的鼓起脸颊,身为吴深的顺位出牌人,他竟然被直接晃过了。不过金色的眸子闪烁的转动两下,西索将染血的扑克放在自己的脖颈间,笑的残酷道:“很无趣呢~那我就不参与了~这轮自动放弃。不过~放弃之后,最后一名要和我一样死掉哦~!”

     西索话语刚落,咧开的嘴角无比夸张,下一秒脖颈动脉就被割破,喷涌的血液挥洒到桌面上,将其上所有牌血染的艳丽无比。明明是自杀的人,却依旧带着笑容,诡异可怖扭曲着脖子摔落下椅子,一双狭长的双眼似笑非笑,似乎在等待下一个陪她死的人。

     “嘛,有人弃权,那么这轮最后一名要死的哦。”吴深摸了摸鼻尖,看向宗像道:“现在你很危险呢。阴柔脸的小哥赢了,西索死了,而我只剩下一张牌,还有三张牌的你,必死无疑!不出牌。”

     “既然只剩下两个人,那么可以提出单一答案的问题了吧。”宗像谦虚的笑了笑,问道:“吉尼语的出名之作是什么?对0,现在,我也只剩下一张牌了,小姐你才是真正危险了呢。”

     “……”不知道答案的吴深眉头紧锁,如果她回答不上这个问题,那么宗像就可以扔出最后一张牌。

     “呵~”愉悦的笑着,宗像优雅的拖着下巴,似乎很享受吴深进退两难的表情。

     只是,他的表情只持续了几秒。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吴深振振有词的坚定道,说完她得意的露出笑容:“我赢了。”

     目瞪口呆的看着吴深,宗像一时间难以维持表情,实在太震惊了:“这是,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写的……吧?”

     由于吴深表情太自信,宗像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记忆了。

     “是的哦,我记得相当清楚,当初这本书看了整整五遍呢。”吴深点头认同,随后将手中最后一张牌扔到宗像的面前:“但是规定是这样的:如果回答错误,就必须将手中即将打出的牌,交给提问者。”

     她灿烂一笑:“所以答错以后,牌要给你哦,但是我赢了。”摊了摊空空的两手,吴深歪头笑而不语。

     “……”眉头紧皱的看着吴深,宗像淡淡的道:“你在耍诈。”

     “没有哦,是你没有听清规则而已,愿赌服输。”

     “呵!”宗像突然低笑起来,沉沉的笑声逐渐回荡在整个大厅,他单手按着眼睛嗤笑:“有趣,很久没有过这种……”

     噗!

     血液喷溅,宗像的话语被堵在喉咙间,难受的咕咚咽下两口血,他带着眼睛的面容无比平静的抬头,只见荷官拿着首捅入他的后心,冷漠的道:“输者死,以城市为名的游戏不允许惩罚拖延。”

     “哼哈哈。”哼笑两声,宗像推开荷官,背靠着椅子,目光越来越空洞,最终化作死气的无光。

     “真是的啊,竟然都死掉了。”吴深对着阴柔男摊手,头疼的揉着太阳穴:“最后只有我们两个咯。”

     “死城的清理者竟然也会离开那座城市,你究竟在想什么?”阴柔男冷着脸,看向两边的尸体,皱眉问道。

     “说起来,还不知约束之城的真名是什么呢。”吴深没有回答,而是突然问道。

     “既然你是那个城市的清理者,告诉你也无妨,约束之城名为!”阴柔男脸上闪过莫名的情绪:“外界虽然记载过礼毕的名号,却并不知道这里就是。约束之城信奉誓言和约定,是一座秩序城市。”

     “礼毕大墓地?”吴深反问。

     阴柔男陡然瞪眼,咬牙切齿道:“礼毕是全世界最出名的传说之地,它的传说响彻整个世界,怎么可能是墓地!真正说起来,你们死城才是墓地,一城市的活死人!”

     “游戏还需要继续,不要扯开话题了。”阴柔男似乎很不满吴深的口气,厌烦的道:“女人果然都是恶心的生物,无论有没有胸!”

     扯了扯嘴角,没有胸的吴深低头看看,发现并不是很小后,嘲讽一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怨气,简直是无稽之谈。”

     她说完,从口袋里拿出幻虫,对着阴柔男不屑的瞥一眼:“我可没兴趣陪你这种性别歧视的家伙在一起,再见了。”

     幻虫一点点的开始吐丝,空间在丝线的作用下逐渐破碎,吴深可以看到对面阴柔男震惊的表情:“你竟然有幻虫,这种虫子只有在破除幻境的时候才会吐丝,但为什么它开始吐丝了?!”

     “因为你就是幻境的产物啊!”理所当然的道,吴深看着阴柔男不可置信的表情一点点被空间破碎,环境又一次发生了转变。

     作者有话要说:  阴柔男是幻境的产物。

     吴深获得新成就:上线。</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