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Afnc6pMdVa"></b>
    <td id="037495812"><fieldset id="SqzkJxy"><details id="MLXRHEDQ"><wbr id="jN9rJdS43D"><param id="57082"><blockquote id="HABLZQ"><b id="tuamoxzv"><blockquote id="emxkjz9h7"></blockquote></b></blockquote></param></wbr></details></fieldset></t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论万有引力与德国骨科
    PS:一会还有,求收藏求推荐QAQ

     “提督,总感觉那位红莲小姐有些冷冰冰的诶。”

     一记手刀轻轻地落在了武藏的头上:“不要瞎说,从花火学姐和她的交流上来看,红莲小姐应该是一位面冷心热的、不善言辞的好人。要不然人家也不会告诉咱们依儿的房间,更不会让咱们进来了。”

     简单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李复前进的速度。很快李复与武藏就来到了三楼。

     值得庆幸的是,在上楼的途中并没有碰到女生,避免了被当做痴汉抓起来的危机。

     “306、306找到了,提督,在这里!”因为女生宿舍实在是太大了,无奈之下李复只好和武藏分开找。

     “嘘!小点声。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你滴明白?”

     虽说不知道自家提督又在玩什么自嗨的梗,只能听懂明白两个字的武藏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敲门吧。”因为李复的手中拎满了带给李依和翔鹤的食物,只好叫武藏敲门。

     李依的房间内

     李依裹着浴巾,边走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黑色秀发:“翔鹤,我洗好了哦,你可以去洗了。”

     “嗯,提督,我这就去。”说完便当着李依的面,开始除去身上的衣物。

     “笨蛋,你怎么说脱就脱啊!”翔鹤的举动让李依闹了一个大红脸。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就我和提督两个人,还都是女孩子。难道说,提督你害羞了吗?”

     “怎么会啊!我才没有。”李依的回答有些底气不足。

     当“洗澡、脱、害羞”这些使人浮想联翩的词汇透过隔音并不严密的木门传到李复的耳中时:“等等,武藏,先不要敲门!”

     “吱呀”一声,门子开了!显然,李复说晚了。

     李依的房门并没有内锁。当武藏的手轻轻碰到门时,门就受力打开了。

     门内的场景让李复注意到,依儿的一头乌黑秀发还是湿漉漉的,紧紧地贴着头皮,手里还攥着毛巾在擦拭。一些晶莹的水珠儿还遗留在李依光滑红润的肩膀上。一旁的翔鹤则手里拿着刚脱下的上衣,呆呆的看着门口的李复。

     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李依发出了尖锐的叫声:“啊!!!!”

     “不好,武藏你快关门。”说着,李复扔下手里的食物,快步冲到李依的面前,用右手捂住了她的嘴。

     这时,翔鹤已经快速的穿回了上衣,双手紧紧地捂着胸口,看向李复的眼里满是戒备。

     “不要叫依儿,我是哥哥!”

     “唔~唔~唔”听到李复的话语后,李依的挣扎更加激烈了。

     “放轻松依儿,放轻松。”眼看快要控制不住了,李复只好用空着的左手抱住了李依,想平息李依剧烈的挣扎。

     在被李复抱住的一瞬间,李依停止了挣扎,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武藏‘?咻’的除了一声口哨。翔鹤则是吃惊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但是这指间的缝隙也太大了吧!

     发现怀里的李依已经平复了下来:“好了,依儿,我要放手了,你不可以再叫了哦!如果你继续叫下去的话,将会招来别人,然后你亲爱的哥哥我就被会当做奇怪的人被抓起来。你要是听懂了就点点头。”

     李依听话的点了点有些僵硬的头。

     “好,那我放开了哦。”

     见李依已经同意,李复就松开了抱着她的手臂,缓缓的撤回了自己的右手。这是在李复刚离开不久,李依的浴巾掉了。

     原来,李依身上的浴巾早在她剧烈的挣扎时就已经掉了。只是被李复抱着才没有脱落,这会李复一离开,自然而然的就掉到了地上。

     顾不上对眼前的景象坐出评判,趁着李依红着脸还没反应过来,李复又从新捂住了李依的嘴:“依儿你听我解释!这是不可抗力的!我刚才一直闭着眼睛,什么也没看见的!”

     紧闭着双眼,一边给自己进行着开脱,一边摆出了英勇就义的表情,等待着来自妹妹的宣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在等待中苦苦煎熬的李复并没有获得解脱。想象中的打骂也好、反抗也好、哭喊也好都没有到来,有些奇怪的李复,眼睛偷偷地睁开了一道缝。

     却发现妹妹那刚才被李复认为是在洗澡时因血液循环导致脸红的脸上,现在已经像是一只蒸透了的皮皮虾。红得厉害,目测看去可能会烫手。

     不,是真的烫手!右手传来的触感明确的提醒着李复现在李依的异常。

     妹妹的反应让李复心里一突,双手扶着李依光滑的肩膀,轻轻地摇着:“依儿,你没事吧?怎么脸红的这么厉害,要不要我带你去看医生?”

     不知是李复的晃动还是话语勾起了李依的反应,本来呆呆无神的眼睛慢慢的恢复了以前的神采:“你在摸我哪里啊,你这个鬼畜、变态男!”

     看到李依恢复了回来,李复急忙撒手转身,双手紧紧地捂着双眼:“是我不小心,都是我的错,依儿你就原谅我吧。千万别叫啊!我可不想被当做奇怪的人抓起来!”

     李依面若寒冰,冷冷的吐出几个字:“带着,保持动作不要动,等我出来。”说完,接过翔鹤递过来的衣服,走进了浴室。

     随着一声‘砰’的重重关门声,李复紧张的心也就放松了下来。以他对李依的了解,如果没有当场发作的,事后也不会有太大的惩罚。

     “呼,真是的,这叫什么事嘛。”放松的呼出一口气,李复大大的抱怨道。

     “还不是因为李复大人你突然闯进来。”身后传来了翔鹤有些埋怨的话。

     “我也不知道门子没有内锁呀!本来是想让武藏敲门的,谁知道一碰门就开了!”李复的语气里满是无奈。

     “那也是李复大人的不对,一会你一定要好好地向提督道歉哦!”

     “放心吧,我会的。”

     浴室内

     李依将浴室的门关好后便将整个身子靠在门上,用手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浑身的力气就好像被抽干一样,整个人都软软的提不起一份力气。

     “真是的,怎么会这样。笨蛋、笨蛋、大笨蛋!”用只有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宣泄着自己的情绪,也不知是在说李依自己还是在说门外的李复。

     缓了一会,感觉有些力气后,李依急忙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你可以转过来了。”李依的语气依旧有一丝冰冷。

     看来气还没有全消,李复也只能见招拆招的小心应对。

     “依儿”

     “不用多说了,我饿了。”可是,李复的话刚一开口,就被打断了。李依慢慢的走到桌子旁坐下:“你不是说给我带吃的吗,吃的呢?”

     “糟糕!”一说食物,李复才想起好像刚才一世情急,被自己扔到地上了。急忙打开门跑出去,发现洒了一地,是吃不成了。

     李复蔫头耷拉脑的走了回来:“依儿,刚才一着急我给扔地上了,现在全洒了,是吃不成了。我现在就去找老师,催他快点办下学生证,再去给你打饭,你在这等我一会。”说着,李复就要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