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Afnc6pMdVa"></b>
    <td id="037495812"><fieldset id="SqzkJxy"><details id="MLXRHEDQ"><wbr id="jN9rJdS43D"><param id="57082"><blockquote id="HABLZQ"><b id="tuamoxzv"><blockquote id="emxkjz9h7"></blockquote></b></blockquote></param></wbr></details></fieldset></t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土下座什么的
    PS:感谢书友‘肥王’的8张推荐票,感谢书友‘飞天流白’的2张推荐票,感谢书友‘子夜安宁’的3张推荐票。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大家给我动力。今天画插画上瘾停不下来了,抱歉,一会还有两个章,嗯,时间还是不定!求推荐票,求收藏。谢谢大家!

     走进具有厚重历史感的大门,首先看到的是一座3米高的雕像,上面所雕刻的是曾经拯救这个战区的传奇——黎塞留。

     并没有李复想象中的迎新场景,这也是当然的。真正意义上的开学是在今年的9月1日,因为是以16岁生日为标准进行的资格检测,所以学院会以9月1日的开学为界限,从上年的9月2日开始截止到今年的9月1日,在这期间被发现的萌新提督会成为当年的新学员入学。

     所幸现在已经是7月中旬了,李复兄妹只需要在这里待上1个月左右就可以完成入学了,比那些已经等了将近一年的同期要好多了。

     虽说是要进行为期4年的学习,但实际上是对李复兄妹而言,差不多只剩下3年的海军理论课了,另外一年的与舰娘的磨合期课程,也只剩下一个月多点的时间了。

     实际上新入学的萌新提督,因为要等院方将本学年的人员凑齐后才开始授课,所以只能增加与自己初始舰娘的互动,来提高磨合度,增加相互之间的默契。

     这为期一年的磨合期,可以使这些新生的舰娘们更好的理解自己提督的指令,更高效的的执行命令。日益积攒起来的默契,会给这些萌新提督们带来很可观的前期优势。

     “李复?”还在望着雕像出神的李复,听到了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李复循声望去:“自己刚刚来这里,应该没有人认识我才对呀。”

     “果然是你,我就觉得有些像才说靠近看看,没想到还真的是你。这两位是?”

     还真是个熟人,是昨天给自己带路的花火学姐:“花火学姐,好巧啊。这位是我的妹妹李依,另一位是她的初始舰娘,翔鹤。”

     “你们好,我和李复算是熟人,我叫花火,是宪兵科的学员,比你们大一届,你们叫我花火就好了。”

     李依快速的打量着花火,像是在防范她一般:“您好,花火学姐,我是这家伙的妹妹,我叫李依,这是我的初始舰娘——翔鹤。”总感觉李依的眼里好像有了些敌意,但还是无可挑剔的进行了自我介绍。

     “您好,我是提督的初始舰娘,翔鹤号航母,请多多关照。”与李依相比,翔鹤的回礼更加的正式诚恳。

     感觉到妹妹有些反常的李复急忙岔开话题:“鸣海少校的伤好些了吗?我还打算带武藏去登门道歉呢。”

     “不用不用,家兄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些吃痛罢了,今天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你不用放在心上的。”对于李复的提议,花火表示李复不用放在心上。

     “那怎么可以,前去看望是应该的!花火学姐你刚才说家兄,难道鸣海上校是你的兄长吗?我还以为···”

     “当然了,虽然那家伙有些臭屁,但他可是我的亲哥哥,你不会想歪了什么吧?”

     “没有,怎么可能呢?”看到花火眼中已经闪现出独属于大型猫科动物的危险眼神,李复果断的将实话埋在了心里。

     “那做好,看你们刚来的样子,应该还没有去系里报道吧,我先带你们过去吧。”花火保持着危险的眼神,就在李复快要忍受不住压力时,花火说出了刚才的话,显然是放了李复一马。

     离校门最近的是李依要去的航母系的教学楼,所以众人就先向这里移动了。

     “真是麻烦花火学姐你了,我今天中午请花火学姐吃饭怎么样?就当是报答你的领路之恩。”

     “虽然被人请客我是会很开心的,还是算了吧,我请你们吧,怎么说也是昨天你救了我。我请客也是应该的。”花火语气轻快,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着带路的工作,并没有停下步伐,使李复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从语气上看心情应该还是不错的。

     听到花火的回答,李复急忙说道:“不不不,怎么可以让学姐破费呢。”

     “好啦,不要争了,你们的学生卡明天才会交到你们手上,你们怎么支付饭费?一会带你们去报道后,你们就先去整理,中午咱们就在食堂门口集合就好了,大不了以后我让你请回来就好了。”花火的反驳让李复无法回答,只能默默地接受。

     “好吧学姐,那就算我欠你的,等学生卡发下来我再请你好了。”

     “嗯!”不知为何,总感觉花火的心情一下子开心了许多。

     突然间的,李复感到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的三人组那里传来的阵阵压抑的气氛,与走在前面欢快的带路的花火形成了很强烈的对比。

     不一会,一行人到了航母系的教学楼门前。

     “依儿,那边就是航母系的报到处了,你快带翔鹤小姐过去吧!中午的时候在食堂门口集合就好了。”

     “哼!翔鹤我们走。”没有回答李复的话语,李依冷哼一声,招呼身边的翔鹤走进了教学楼。

     “这丫头,怎么了嘛?也不是生理期啊。”等等,自己刚才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意识过来的李复急忙向身边的武藏与花火看去。

     果然,这种看人渣的眼神是那么的刺眼。

     “请听我解释,这只是身为哥哥对妹妹的关心,所以我才会记住的。请务必相信我,每天晚上偷看妹妹睡颜,给妹妹盖被子什么的都是因为关爱啊!我绝对不是什么奇怪的人!”

     天啊,越说越乱,武藏已经捂住自己的脸,无法直视了。

     看着花火越来越冷漠的眼神,李复不住地给武藏发送着求救信号,想让她打破这个僵局。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啊!”

     读懂武藏眼神传达的内容后,李复是彻底的绝望了。

     OJZ

     “好痛好痛,腿好痛!”抱着自己的右腿,跳了两下,然后来了一个完美的土下座。

     土下座啊!!!

     “请花火学姐务必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让我证明自己。”

     依旧是冷漠的眼神:“战列舰的教学楼,顺着这条路直走,第三个路口右拐就是。我还有事,先走了。午饭的时候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就直接用‘影响风纪’将你抓起来!你这个鬼畜男。”

     说完,花火便大步的走开了。

     “提督,你这样子很没骨气诶!”在花火走后,武藏蹲下来像抚摸小动物一样抚摸着李复的头。

     “呜呜呜,我也没办法啊,毫无女***的我,看到那看渣滓的眼神,直接就懵逼了。下意识的就跟从了自己的心。我也不想啊!只要不是对女孩子,我可是很厉害的男子汉。”李复输人不输阵,说白了就是死鸭子嘴硬。

     “提督,那就怂!”

     “你走!关键时刻帮不上忙,你还取笑我?我没有你这样的舰娘!”

     “你确定?那我可去找依儿了哦,依儿答应要带我去吃好吃的东西呢,正好我就可以一直吃了。”

     “真是薄情啊!我才是你的提督啊!才过了一个晚上你就被那个鬼丫头收买了,你还叫我怎么办?还能玩?”李复依旧保持着土下座的姿势,吐槽着自己的舰娘。

     “提督,如果你不想一入学就成为新闻人物的话,最好快点起来,已经有好多人围过来了。”看着慢慢聚集起来的吃瓜群众,武藏好心的提醒道。

     ‘咔嚓、咔嚓’一名个头娇小的女生,费力的挤进人群,手中的相机不时的发出连拍的声音。

     闻言,立马从地上窜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我的人可是都丢完了,咱们快跑!”

     说着,一把拉起武藏就快速的冲出人群,跑开了。

     “诶,别跑啊!再让我拍个正面特写!这期的校报封面就是你了!”看着跑开的李复与武藏,娇小的女生发出了大声的呼喊。

     听到没有正脸照,李复跑的更欢了,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战列舰系教学楼前

     李复平息了一下自己急促的呼吸,整了整衣服,拍了拍膝盖上的土,带着武藏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