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
    冷风呼呼的吹啊,雪花哗哗的飘啊,顾念的心此刻是拔凉拔凉的啊……

     我顾念,二十一世纪的好公民,此刻正身处阴间,然而就在昨天,算命的还跟她说她能活到八十岁……

     “啊啊啊啊啊!!”抱着奈何桥边的石柱,顾念死都不愿意过桥。

     “那个啥……”

     恰好被白无常勾魂的时候顾念在做饭,瞪了瞪眼,她气势汹汹的举起手中的菜刀,“小鬼!我告诉你,我才不管你的法力有多深!老娘说了很多遍了我叫顾念不叫顾念芝!早特么说了你勾错魂了,我才不要投胎,我要还魂,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呢!”我还没有跟他说我最想说的话,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

     这下轮到白无常尖叫了,“啊啊啊啊啊啊!姑奶奶你息怒,咱们阎王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

     说曹操曹操到,大概是听到了白无常撕心裂肺的尖叫,一抹白色的身影飞快的奔了过来,“本小王在这!谁叫我!?”

     顾念眼见着眼前这抹白影刹不住车,一头撞在她怀里,然后她不受控制的往后倒去,头狠狠的撞在了奈何桥边的三生石上,视线模糊前,顾念死死的盯着怀中唇红齿白的男生,把他的相貌牢牢地记在了脑海里,“小子,我记住你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小阎王丝毫没有察觉出自己闯了祸,起身呆头呆脑的看了眼白无常,“大白你咋了?”

     “天啦噜!”白无常撕心裂肺的说道,一张脸白了又白,“我滴个娘啊,小阎王你造你做了什么吗……你现在不仅批错了魂,还把这个魂给撞晕了,更重要的是……这个魂很彪悍,她随身带了菜刀……”

     “…………”小阎王的脸色同样白了又白,“大黑你要救我。”

     黑无常很没义气的耸肩,表示无能为力,天知道他刚刚都经历了些什么,总之他不要再惹上这个姑奶奶了。

     “…………呜哇,怎么办?”

     某路过的小鬼好心出建议,“阎王您生来唇红齿白,长得玉树临风无人能敌,不若************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于是乎…………

     顾念一睁眼,就看见了某只在她面前摆着各式诱人姿势并且抛媚眼,距离神经病只差一丢丢,“……你在干啥?”

     某小阎王泄气的撇嘴,“本小王在诱惑你,没有看见吗。”

     不说还好,一说她就来气,一把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她凶神恶煞的掐住小阎王的脖子,“我诱你妹妹!我要还魂,你这么做特么是犯法的!”

     “放手、放手啦!”小阎王两眼含着豆大的泪花,“本小王知错了!我刚刚去查了生死簿,你的寿命应有八十六,那天是因为停电了太黑,所以我才会批错魂,但是你看啊,我们地府也是挺好的啊,不然你留下做差呗,你看白无常这个职位如何,关键是你的皮肤……”

     “我做你爹爹!”

     小阎王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怯怯地看着她,“我……我爹爹已经上天了,你要不要换一个做……”

     顾念深吸一口气,心知跟这个小阎王不是同一个时代的,没有办法正常的聊天,“我没有别的要求,就是给我还魂,就算只有一天也好。”给自己一天的时间,好把想做的事都做了,这样也好没有遗憾的离开。

     “可是……你的魂魄下来已经超过一天了,身体里面早就没有了阳气,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你还阳……啊!有了。”小阎王苦恼的挠了挠头,忽然从衣袖里掏出一本小册子打开,一瞬间的光芒让她不适的闭了闭眼,再睁眼,一圈凌乱的文字漂浮在自己周围。

     “这是什么?”顾念好奇的伸手,想要触碰一下,谁知道其中一个光圈忽的飘到了她的手上,“?”

     小阎王看着光圈,伸出食指点了点,一行文字显现出来:

     顾念之,十九岁,a市安南大学大二学生。

     “跟我就差了一个字啊……这是干什么用的?”

     面对顾念,小阎王笑了笑,“这是生死簿中选出来的、今天要勾了的魂,你不是说你要还魂吗,我从里面选出了一个最符合你魂魄的躯体,如果你有什么想做的,用以前的那个身体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我可以让你还魂到这个身体里,但有一点需要注意,如果你在哪里得不到认可,三个月后,魂魄会自动脱离身体回到地府。”

     “…………”顾念盯着他,破天荒的伸手摸摸他的额头,“小屁孩,知道你是对我好,我听你的。”

     或许对别人来说是荒唐的,但是对于顾念说,只不过是换了一副躯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过——从现在起,顾念将代替顾念之活着,这一次,谁也不能主宰她的命运。

     “boss,你损失了三年寿命。”

     “……恩。”

     “为什么?”

     “只是不想看到她跟我一样,再经历一次我经历过的。”

     ————————————————————————————-————————————————

     【或许这对你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沈牧言,我希望你清楚,你的无所谓,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世界,所以别把自己想的太了不起,这样只会让我看不起你。】

     【华灼,你有没有……真的爱过我?】

     【……曾经,但是现在我爱不起了,你把我最重要的东西给毁了,我……】

     “停停停停停!”

     木错,那个毫不留情打断了一场话剧的人就是me——顾念之。

     面对用一种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男女主角,顾念之拿出了河东狮吼的勇气,“看什么看!说好的深情不舍呢?说好的痛苦难言呢?你们俩特么在玩过家家呢?我好好的一个剧本就给你们演成这样了,是不是非得看着我输了,然后在学园祭上参加cosplay才好?!”

     闻言,方才还一表人才的“男猪脚”一把扯下头上的假发,披散而下的棕色长发恰到好处的点缀了她秀美的脸庞,刻意压低的嗓音此刻也恢复了原样,“顾念之你丫作死呢!谁叫你要跟他们打赌的,现在话剧演不好了又要说我们,再说输了就输了,你好好地穿一次裙子会死啊?”

     真的是【哔——】了狗了,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哄着骗着把她拉去酒吧喝酒,醉了之后又正好碰上了他们,喝醉酒的她脑抽的跟他们打赌,明天就是学园祭了,最后一个剧情始终过不去,自己又不能上台,难不成真的要输了然后穿上裙子吗、但是……她答应过那个人,不会在别人面前穿裙子的啊……

     “年糕听我说。”李智恩拍了拍陷入回忆的她,姣好的脸上溢出一抹微笑,“自从你一个月前从医院回来,我就发现你变了,我不知道是谁让你变成这样,但是……既然你选择回来,那就证明你放下过去了,为什么不能忘记那些约定,好好地活着,不为别人,只为自己。”

     她…………真的可以摆脱吗?

     可是,这么深刻的爱过他,怎么可能忘怀呢?

     破天荒的,想起了小阎王,那一天,她清楚地看到了在送她还阳的时候,小阎王嘴角流出来的红色液体……

     顾念之,你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这么多人为你担心,他想要的认可,一定不是这样的啊……

     忽的,她低头看看手里的剧本,猛地一扬手,看白色的纸张缓缓落下,听着耳边稀稀落落的风声,她笑了笑,“恩恩,水晶,我们走吧,输了就输了。”

     这一刻,决定活出不一样的自己,她要让他看到,没有了他,自己照样能过得好好的,不过是一个约定,背叛了就背叛了,毕竟当初先打破约定的人,是他啊。

     ——————未完待续。